执行公开

农村“尬厕”泛滥 形式主义歪风要彻查

点击量:   时间:2018-07-02

“厕所革命”让民众用上了卫生的厕所,成为最贴心的精准扶贫。但记者调查发现,中央高度重视并陆续出台相关方案及措施的农村改厕,在一些地方却“变了味儿”,出现了半吊子的“尬厕”——没墙、没顶,只有个蹲便器。在被新华社点名的山西省娄烦县,房前屋后、乡间路边、山坡沟里,没有围墙、没有顶棚、裸露在外的蹲便器随处可见,成为极其突兀的“风景”。而且浪费不只体现在厕所烂尾,像娄烦县下辖的凤凰村,全村常年住在村里的也就20来户人家,却修建了八九十个蹲坑,户均四五个。

  对于厕所为何只安了蹲便器,娄烦县卫计局一位负责人提到,每个厕所的改厕资金由市县两级财政各出1000元,市级资金能保证,县级财力却捉襟见肘,导致厕所只建成地面部分。看似是经费的问题,但这种解释与蹲便器数量泛滥的现实又自相矛盾。如果资金紧缺属实,那么本着资金利用效率最大化考虑,改厕的地点和数量布置,应该尽可能科学,而不是不分场合在荒废的房子边、山坡沟里到处安上蹲便器,导致资源极大的闲置浪费。

  这些闲置的半吊子“尬厕”,不仅没有起到移风易俗的效果,反而给农民增加了不便。比如不少村落,响应地方政府的号召,拆掉了自家的厕所,但由于经费问题导致农村改厕工作执行断档,新的厕所没完工,于是村民上厕所都要东躲西藏。说明这些地方的农村改厕,更多是任务导向,抱着凑数量完成指标的心态,并没有以服务农民为宗旨。地方政府一时拿不出钱,改厕完全可以循序渐进,保证过渡期农民的生活不受影响,不能大干快上搞形式主义,贪图数据漂亮,更不能将改厕的成本转移给农民。

  娄烦是国家级贫困县,很多农民的年平均收入不到3000元,要他们自己承担1000多元的改厕费用,成本无疑太高。对于农民而言,厕所革命不只是经济命题,更多还是文化习俗层面的变革,这种变革本身就面临着观念的障碍。在此前提下,将县一级的财政责任转移到农民身上,在观念成本外,提高农民为农村改厕担负的经济成本,必然挫伤他们参与的动力。真钱二八杠

  厕所常常被视作衡量文明的标志之一,这其实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理解:一方面,厕所硬件建设和如厕文化,不仅对应着一个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,而且直接关系到公共健康;另一方面,围绕现代化的厕所文化建设所做的努力,同样是地方公共治理是否现代、文明的体现。像农村这种历史欠账比较多的地区,厕所的硬件建设和发展水平,可能不够先进,但是如果在农村改厕的过程中,有一套符合地方实际的推动路径,也能收获民心。厕所革命,不仅要打破陈旧的农村习俗,也要防范形式主义、面子工程等落后的治理思路。


  •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

   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

  • “告母家书”作者发起众筹治病:“我想

    “告母家书”作者发起众筹治病:“我想

  •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

   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

  •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

   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

  •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

   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